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gressive Education, Volume 2 Number 1, 2006

© 2006 INASED

                      继承和发扬中国“孝心”教育的传统

(云南师范大学 徐坤元    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曾汝弟) 

内容提要

对孩子从小就进行孝敬父母和长辈的教育,是中国家庭教育的优良传统。近来,“孝心教育”呈淡化乃至忽略的趋势,特别是一些独生子女家庭。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孝心教育的优良传统,在家庭教育中大力加强孝心教育,是改善和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培养他们高尚情感、建立和谐社会的需要。对于“孝心教育”的传统,要采取批判地继承的态度。要培养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心、同情心、责任心和报答心,并使之形成行为习惯。学生的学习负担过重,使“孝心教育”失去了必要的时间和空间。

关键词  孝心教育, 传统, 家庭教育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the tradition of Chinese piety education 

 

        Prof. Xu Kunyuan*    &          Zeng Rudi*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Kunming Teachers’ College

 

Abstract

It is a fine tradition of Chinese to instill children the concept of ‘filial piety’ in home education. In recent years, however, ‘piety education’ is getting weaker and even neglected, especially among the one–child family in Mainland China. The authors of this article argue that in order to continue and develop the fine Chinese tradition of filial piety education, we should strengthen the filial piety perspective in home education. This would improve and enhance the moral growth in young people’s mind, raise their noble emotion and establish society's harmonious need. Regarding the tradition of "filial piety education", one would need to have a critical mind and attitude to inherit. We would need to nourish the child’s linkage to parents in areas such as sympathy,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and a repayment heart, making these to become a form of habit of their behavior. Today, since students are overloaded with schoolwork, a lot of family duties that the children should be responsible for are done by parents instead. Thus piety education has lost the adequate time and space to practice.

 

Key words:     filial piety, tradition, home education,

 


 

  注重对儿童进行孝心教育是中国家庭教育的优良传统

注重对儿童进行孝敬父母和长辈的教育(以下简称孝心教育),是我国家庭教育的优良传统。早在三千多年前,我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中就有“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无父何怙,无母何恃”这样的诗句(蒋立甫,1981,页232)。这既是对父母辛勤养育孩子的赞颂,也是对人们必须牢记父母养育之恩的要求。孔子把“孝”和“弟”合在一起,认为二者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他说:“其为人也,孝与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程昌明, 2001,页12孟子进一步把“孝”和“弟”定为学校教育的任务,说:“庠序之教,申之以孝弟之义也”。(北京作家出版社, 2004,页83)。

为了适应孝心教育的需要,春秋战国时代,专门讲述怎样尽“孝心”的《孝经》应运而生,执政者还把它定为儿童启蒙教育的必读教材之一。天宝年间,唐玄宗下令全国每个家庭都必须备有《孝经》。(王兆先等,1992,页92。为了鼓励人们好好尽孝,许多朝代的统治这者都把对父母和长辈是否有孝心,作为选拔人才和考察官员的重要内容。汉代则专门立下了“举孝廉”制度,让各地官员举荐有“孝心”的典型人物到朝廷为官;历史上的许多教育家、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军事家,也都把“孝”写入自己的家训,并提出了“百善孝为先”、“孝,德之本也”等观点。

在朝廷和社会的大力倡导下,各个时期都出现了许多受人称赞的“大孝子”,并产生了具有典型意义的“二十四孝”的故事(国际互联网, 2005)。文人、画家们又根据“二十四孝”的故事编写出了多种形式的读本、画册、图片,并在民间广为流传。民国年间,“二十四孝”的画片还成为了糖果、香烟等日用商品包装纸上的内容。

以上种种说明,“孝心教育”在中国家庭教育及整个教育史上都具有十分突出的地位和十分深远的意义。“孝”与忠、仁、义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传统道德基本内容。

      孝心教育呈被淡化和被忽略的趋势

近年由于多种原因,“孝心教育”在我国的教育,首先是在家庭教育中呈淡化乃至忽略的趋势。特别是在一些独生子女家庭里,家长对“独苗苗” 更是呵护有余、疼爱有加,甚至无原则地迁就、溺爱和放纵。对此,人们把“孝子”戏谑为“孝儿子”和“孝孙子”。这戏谑中的苦涩不言而愈。

家庭教育忽视和放弃孝心教育的的结果,是许多孩子不懂得父母的养育之恩,不懂得尊敬父母和长辈,对家庭缺乏起码的责任心和义务感,不会或者根本就不愿意从事家务劳动。他们对父母、长辈的辛苦、奉献和所作的牺牲或者视而不见,或者以为一切都是应该的,是理所当然的。有的甚至还嫌父母长辈奉献得不够、牺牲得太少,还要父母和长辈勒紧裤带来满足他们的物质欲望,稍不满意就对父母和长辈发脾气。就这样,许多家长呕心沥血造就出来的却是自私、任性、骄横、蛮不讲理的“小皇帝”、“小公主”、“小霸王”。笔者曾对部分幼儿园大班的幼儿作过“在你家里谁最重要?”的调查,调查结果让人吃惊:百分之八十多的孩子都回答说是他(她)自己最重要。再问他们“为什么?”回答是:在家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是让我吃最好的、穿最好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谁生病都没有我生病让全家着急……

卢勤先生 ( 2000 ) 在《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上发表的《让孩子学会关心学会爱》所举的例子,更是发人深思:

一位朋友曾伤心地对我说:“我很爱我的女儿,我工作那么忙,起早贪黑地为她做了许多事情,可她却认为这些都是应该的,一点不领情。一次,我生病了,早上她上学时明明看见了,可放学回到家,看我还躺在床上,就生气地把书包往床上一扔,冷冷地说:‘还不起来做饭,懒猪!’当时,我的心都碎了。”

一位母亲向我诉苦:“我的孩子放学回到家,见到我连招呼也不打,就像不认识一样,‘砰’地一声关上门,进了自己的房间,直到吃饭才出来。”

内蒙古财经学院一位学生寄给父母的信连称谓也懒得写,只4个字:“一切顺利!”

呼和浩特钢铁厂一对夫妇,收到在北京上大学的独生子的来信,空空的一面信纸,只用碳素笔画了两个大大的“?”。这对夫妇苦笑着对邻居说:“孩子嫌寄钱晚了。”

大学生们自己毫不讳言,他们的家书普遍属于“催款电报+问候”,并戏言这类家书为“致父母的公开信”(曾汝弟,2003,页16-18

这类令人痛心的现象,问题出在孩子身上,根子却是家庭教育的失误,是家庭教育忽视或淡化了对孩子的孝心教育。

人的一切爱心,包括爱他人、爱集体、爱社会、爱国家之心,都是从爱父母、爱长辈之心发展起来的。一个连生养自己的父母和长辈都缺少爱心的人,恐怕很难有对他人、对祖国、对人民真挚的爱心;一个对生养自己的父母和长辈都自私、冷漠、骄横的人,恐怕就难以对他人、对社会、对国家有热心和公德心;一个对自己从小生长的家庭都没有责任心和义务感的人,恐怕就难以对社会、对国家有强烈的责任心和义务感。所以,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孝心教育的优良传统,在家庭教育中大力强化对儿童的孝心教育,不仅是培养儿童家庭美德的需要,也是改善和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需要,是培养他们爱祖国、爱人民的高尚情感,以及建立和谐社会的需要。 

      批判地继承中国孝心教育的传统

“孝心教育”与其他教育一样,都属于社会的上层建筑,都要受历史条件的制约。中国历史上的“孝心教育”,虽然对中华民族道德的形成和发展起过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孝心教育”中的一些东西也必然会成为历史的糟粕。因此,对待中国“孝心教育”的传统,也必须像对待其他历史文化遗产一样,采取“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批判地继承的态度。

中国传统“孝心教育”的糟粕,首先表现在“”的内容和标准上。诸如孔子说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父母在,不远游” 程昌明,2001,页638);孟子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04,页119 );《孝经》中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始也”。(王毅、欧阳代发,1998291)都是我们今天应该批判和摒弃的。数千年来在群众中广为流传的“二十四孝”中“孝子”的许多做法,如:通过“”父母的大便来判断父母的病情;晚上睡觉时,自己脱光衣服让蚊子叮咬,以使父母不被或少被蚊子叮咬等,也都不能为今天所效法。特别是郭巨为了省下口粮供养父母而活埋儿子的这样的“孝心”,更应该予以彻底否定和批判。其他如“哭竹生笋”“闻雷泣墓”“涌泉跃鱼”等,都包含着浓重的唯心主义封建迷信色彩,也不能再加以宣扬。

中国传统“孝心教育”的糟粕,还表现于教育的方式和手段上。在封建社会里,家长与子女之间,不仅是血缘的亲子关系,而且还带有统治与被统治、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因此,家长与子女之间不但没有平等可言,而且,家长体罚、乃至摧残、致死子女,也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在《慎子·内篇》和《韩非子·显学》中,都大力宣扬“孝子不生慈父家”、“严家无悍虏,慈母有败子”( 陈光磊等,1987,页754 )。于是,几千年来,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把“不打不成人,棍棒底下出好人”、“毒打出孝子”、“打是心疼骂是爱”等奉为教育孩子的真理和灵妙手段。直至今天,仍有不少家长信奉这个“真理”,还在用体罚,再加上“心罚”的错误方式教育孩子,以至由此引发的悲剧累累发生。

也许,在历史的长河中,棍棒教育培养了不少人才,但是,这一教育方法当今不能再沿用了。不说别的,单说今天的孩子,他们几乎都没有接受“棍棒教育”的心理准备。在旧社会,儿童耳濡目染的是:父母可以打骂儿女,儿女对父母必须绝对服从,父母对孩子打骂、罚跪,甚至进行肉体的摧残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有这种认知的儿童,即使他们身体被父母打伤了,心理上也能接受。而现在的儿童则不同了,他们经常听到的是,“家长不能打骂孩子”、“家长与孩子是平等的”、“家长要成为孩子的知心朋友”之类的道理,因此,如果今天的家长实施“棍棒教育”,即使棍棒不重,没有伤及孩子的皮肉,但孩子的心灵首先就受了伤。

批判中国古代的“孝心教育”,并非要完全否定和抛弃“孝心教育”的传统,而是为了在新形势下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这一优良传统。革命老前辈谢觉哉说得好:“侍养老人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一种美德,那些把反封建反资产阶级思想作为不养父母借口的人是无良心和无耻的,丧失了人类庄严的本质。他们不止是受到社会的指责,而且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养父母,不仅是给他们吃穿,不冻不饿,还要有亲爱的诚意和敬意,使老人们感到愉快。我们要在青年中广泛地进行不同于封建社会的更高尚的爱敬父母的教育。使他们剥去孝字上的虚伪的强制的封建外衣,发扬亲子之间纯真的爱。”(王兆先等,1992,页113页)

 

  当今的“孝心”教育,重点是培养儿童对父母的依恋心、同情心、责任心和报答心

我们今天怎样对儿童进行“孝心”教育呢?结合当今时代及儿童的特点,我们认为,应该重点培养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心、同情心、责任心和报答心。

首先讲依恋心。儿童对父母长辈有了依恋心,才可能进一步培养他们对父母长辈的同情心、责任心和报答心。孩子愿意依恋父母和长辈,才会向父母和长辈讲真心话,父母和长辈也才能了解孩子的真实情况和对孩子进行有的放矢的教育。反之,一个儿童如果对父母和长辈没有依恋心,而有的是淡漠的、畏惧的、厌烦的和抵触的心理,那么,他们就不会对父母和长辈说真心话,父母和长辈就无法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就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教育,也就谈不上培养同情心、责任心和报答心了。

依恋父母,是一切动物的天性。但是,动物对父母的依恋,仅仅出自本能和生存的需要,到了它们能独自生存的时候,对父母的依恋便会渐渐淡化、渐渐消失,甚至不再认自己的父母。而人对父母的依恋心,虽然有本能和生存需要的因素,但是,通过教育,他们会从伦理道德的、理性的高度来认识对父母和长辈的依恋。因此,只要教育得当,人对父母的依恋心,不但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我生存能力的提高而淡化、而泯灭,相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理性的成熟而不断提高、不断升华。尽管其表现形式会有所不同。家庭教育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促使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心不断提高、不断升华,防止人性向动物性退化。

培养孩子对父母和长辈的同情心、责任心、报答心,要教育他们懂得父母和长辈生养自己的辛苦,要时刻牢记父母和长辈为自己作出的奉献与牺牲,进而用实际行动尽量减轻父母的辛劳和家庭的负担,特别是要努力去实现父母长辈的期望。为了巩固和发展孩子的同情心、责任心和报答心,家长还要注意激发和引导孩子体验自己给父母和长辈带来欢乐和希望时的欣慰感和幸福感;当自己给父母和长辈造成麻烦或增加负担时的内疚感和悔悟感。

培养孩子对父母和长辈的同情心、责任心、报答心,还要引导他们把“孝心”转化为“孝”的实际行动,并把这种行动变成不需要意志支配的行为习惯。这种“孝”的行为习惯主要包括文明礼貌地跟父母长辈讲话的习惯,自觉参加家务劳动的习惯,自己料理好日常生活和学习、少要父母操心的习惯,勤俭节约的习惯。

把孩子对父母的依恋心、同情心、责任心、报答心,以及与之相应的“孝”的行为习惯培养起来了,孝心教育就成功了。

家庭教育不是孤立的,它受着学校教育和社会环境的影响与制约。对儿童进行“孝心”教育,需要学校和社会的支持,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而从目前情况看,由于多种复杂的原因,学生的学习负担越来越重,家庭作业越来越多,致使学生回到家里很难有做家务劳动的时间,甚至连基本的睡眠也得不到保证,这必然要影响家庭的“孝心”教育。正如许多家长感叹的:看着孩子学习这样辛苦,看着他们长期睡眠不足,哪里还敢让他们做家务?连本该他们自己做的事也只好越俎代庖了。由此看来,要对儿童实施“孝心教育”,不但要提高家长的思想认识,还需要大力进行学校教育改革,切实减轻学生过重的学习负担。

 

注释

蒋立甫(1981) ,《诗经选注》,北京: 北京出版社,页232

程昌明(2001),《论语译注》,山西: 山西古籍出版社,页12

北京作家出版社(2004),《四书五经》,北京: 作家出版社,页83

王兆先等(1992),《家庭教育词典》,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页92

国际互联网 (2005). http//ctjy.nease.net/ccmx16.htm (2005-11-9)

卢勤(2000, 《让孩子学会关心学会爱》,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 6,頁12

曾汝弟(2003),《家庭教育艺术》,昆明: 云南美术出版社,页24

王毅、欧阳代发(1998),《儒家经典拾萃》,武汉: 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页290291

陈光磊等(1987),《中国古代名句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页754

 

作者简介 

徐坤元,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研究家庭教育,在云南师大开设的“家庭教育学”选修课,成为当时选修人数最多的课程。

曾汝弟  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研究员,云南最早开展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和举办家长学校的学者、全国家庭教育讲师团成员、昆明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作过千余场家庭教育讲座;国家教育部“十五”规划课题“西南基础教育发展研究”子课题——“云南学前教育发展研究”课题组负责人,成果收入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西南基础教育发展研究》。

徐坤元、曾汝弟长期合作,发表和出版了上百万字的文著,重要著作有《中小学教育艺术》、《家庭教育艺术》、《给家长的90条建议》、《给中学生的悄悄话》、《心理 品德 成才——答中学生朋友》、《中学生五自知识手册》(中国、新加坡出版社合作出版)等,参与云南省中小学教材编审委员会组织编写的初、高中《心理健康教育课本》。

 

Authors' details:

Xu kunyuan, a professor at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started the study on home education in late 1980’s. The elective course ‘Home Education’ initiated by her became the most popular one among the curriculum.

Zeng rudi, a researcher at Kunming Teachers’ College, is the scholar who first conducted the study on home education and established Parents’ School. He is a member of National Lecturers’ Team of Home Education and the vice-president of Kunming Home Education Association. He has given more than a thousand lectures on home education. He is in charge of the research group for ‘the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Pre-school Education’---- an associate subject of ‘the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Fundamental Education in the Southwest’, a study task in the 10th Five-Year-Plan by the National Ministry of Education. His achievements have been adopted and put into ‘the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Fundamental Education in the Southwest’ (published by the Sou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Xu kunyuan and Zeng rudi have been cooperating for a long period, have published articles and works of a million words. Their important works include ‘the Art of Education for Middle School and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the Art of Home Education’, ‘90 Suggestions to Parents’, ‘Whispers to Middle School Students’, ‘Psychology, Moral Character, Making Achievements--Answering Middle School Student Friends’, ‘the Knowledge Pamphlet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 for 5 Respects of Self-education’ (jointly published by China and Singapore), and so on. They have also taken part in the compiling and writing of ‘Textbook of Psychological Health Education’ for junior and senior middle schools organized by the Compiling and Examining Committee of Middle School and Primary School Teaching Material of Yunnan Province.

 

通信地址:昆明市龙泉路355号云南师大1707信箱。邮政编码 650222; 电话:0871-6476610, 13529159720;电子邮件 zrd123456@sina.com

Address:  P.O. Box 1707,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355 Longquan, Lu,Kunming, China 650222. Phone No.: 0871-6476610, 1352-9159720, E-mail: zrd 123456@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