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gressive Education, Volume 2 Number 1, 2006

© 2006 INASED

 

論大學生家教資源的開發和利用

 

趙大偉

(東北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摘要]大學生家教是中國大學生的勤工助學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產生和發展有其歷史背景和現實意義,也存在許多問題。鑒於其特殊的功能和作用,科學開發和充分利用大學生教育資源、讓大學生家教在鍛煉和提高自己的同時,更好地為社會服務,是高校學生管理部門義不容辭的責任。

 

[關鍵字] 家庭教育  大學生家教  大學生家教活動

 

A Discussion on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Resources

for College Students as Family Tutors

Zhao Da Wei

(Institute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 Northeast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

This article explor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university students taking part time jobs as tutors in families. This is very popular in China, especially in cities and towns. After systematic investigations, the author suggests that the office of student affairs in Chinese universities should play a substantial role by providing opportunities for these students to become better tutors.

 

Keywords: home education, university students as family tutors, family tutoring of university students

 


 

一、中國家庭教育的現狀

家庭教師既是歷史現象,又是世界話題。它所構成的家庭教育是最初的教育形式,也是最小的教育單位。家庭教師是家庭教育中的一部分,它所扮演的角色在不同歷史階段上其作用是不同的。歷史上的家庭教師(以下簡稱“家教”)是一種固定而又自由的職業,從事家教的人把它作為一種謀生手段,因而聘方開支較大,真正能擁有家教的人家畢竟是極少數。隨著時代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今天的家庭教育,與歷史上的家庭教育不可同日而語,無論在教育內容,還是在教育途徑上,都賦予了新的內容。

中國歷來有重視家庭教育的傳統和實踐。“孟母三遷”“岳母刺背”,《顏氏家訓》、《付雷家書》都是家庭教育成功的典範。自從學校教育出現以後,就成為教育的主要形式和手段,家庭教育的地位和作用似乎降低了。家長們發現,子女的教育可以完全放心地交由學校這樣一個專門的教育機構去執行,有任何教育問題都可以諮詢甚至詰問學校和學校教師,自己無須在教育子女的問題上再下更大的苦功,可以專心致志地去處理其他事務。無論從觀念上還是實踐上,家長對子女教育的有效參與都大大降低了。所謂無法有效參與,是指家長雖然重視並且熱心(甚至熱衷)於參與到子女的教育活動中來,但在很大程度上,他們所處的視角及教育的方法,都是事倍功半,收效甚微;而個別極不負責任的家長,更是讓家庭教育成為學校教育的羈絆。因為家長對子女教育問題上的關注,主要的是子女在學校教育中的表現。子女在學校的學習成績、日常表現以及學校領導和教師的評價成為家長評判子女是否出色、是否對得起自己的一切付出的重要標準。在不知不覺中,家長成為學校教育的附庸甚至幫兇,失去了與子女建立在血緣關係上的那種不可替代的特殊權威和親密情感,成為失敗的教育者、子女痛苦的製造人。據《中國教育報》(2000)報導,山東省青島市唐山路小學對全校二年級至六年級10個班的300多名學生中進行了一項心理健康問題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學生對老師的信任度高達90%,而 “害怕家長打我” 的竟也高達90%20001月,浙江省金華市第四中學高二年級學生徐力,因忍受不了學習成績名次和家長的壓力,用榔頭將母親活活打死,引發了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同志的密切關注,他指出,“正確引導和幫助青少年學生健康成長,使他們能夠德智體全面發展,是一個關係我國教育發展方向的重大問題。”

由此,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又引發了人們新的思考,並引起了廣泛的關注。隨著教育科學研究的發展和進步,學校教育以家長與學校之間的探討為家庭教育帶來了新的生機。在學校和社會的幫助下,許多家長掌握了一定的心理學和教育學知識,用正確的態度和科學的方法,使家庭教育步入正規、走向成功。但學校教育雖然具備教育的專門性、專業性和高效性,由於普遍採用班級授課制,學生多,教師少,不可能完全關注到每一名學生,而且很多學生存在偏科現象,由於師資和精力所限,學校教育無法充分滿足每一名學生的受教育需求。雖然許多學校為了加強與學生家長的聯繫、提高學生家長的素質,開設了家長學校等家校合作活動,及時與家長溝通學生在學校的各項情況,並為他們提供教育學、心理學等知識培訓,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於學生家長層次參差不齊,業餘時間有限而且難以統一,致使家長學校這樣的家校合作計畫雖然受到了廣大學生和家長的歡迎和認可,但還是無法滿足他們全面提高學習成績的迫切要求。此外,由於中國教育資源(人力、物力、財力等)匱乏且分佈不均,有的家長發現雖然學校教育已盡其所能、子女也是學習態度端正並努力刻苦,但由於教學水準、子女智力、學習方法等存在的差異,子女的學習成績卻不理想。而高考是 “一試定乾坤” 的,沒有好的學習成績,就意味著不能讀好的大學,難以找到好的工作,不能有好的未來。在這樣的背景下,大學生家教應運而生。

目前,大學生家教教授的主要對象是高等學校所在地的中小學生,而廣大的小城鎮和農村因諸多原因,擁有家教的數量有限,有些地方甚至沒有家教。所以,本文所闡述的,是高等學校所在地的大學生家教情況。據《中國青年報》(2005)調查資料顯示,在北京,有59.2%的大學生從事多種校外經濟活動,其中從事家教的比例達到37.2%;另據上海教育資訊調研隊在上海140所中小學校3775名學生之間展開的調查顯示,有3822%的中小學生不同程度地接受課外家教,其中6191%的學生是家長被迫參加的。中國其他各城鎮高等學校大學生從事家教活動及中小學生接受家教的基本情況也大致如此。

 

二、大學生家教的產生

班級授課制雖然提高了學校教育的效率,卻無力全面照顧每一個學習的個體,依照不同智力、不同性格、不同喜好為受教育者 “量體裁衣”。與此同時,家庭教師因其一對一、有針對性地的為受教育者排憂解難並時刻與之並肩作戰,在最需要的時候能為受教育者幫上忙,成為學校教育的重要補充。

在中國,由於“應試教育”的獨特教育現象,不能在高考中取得優異成績,就不能考上好的大學和理想的專業;在這個以文憑為重要謀職就業手段的社會,就無法得到好的就業機會和就業崗位、無法實現向較上的社會階層流動。因此,家長在選擇子女教育的時候,往往關注的不是子女的愛好、不是所謂子女的全面發展等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他們只要子女提高學習成績,順利進入滿意的大學。學校教師以一對多的教育方式無法徹底滿足家長對子女分數的需要,而中國大部分地區又規定在職中小學教師是不能利用寒暑假辦班授課的(事實上他們也沒有這個精力);社會上一般的家庭教師又無法使家長信服,他們便廣開思路,找到了那些 “應試教育” 的成功者――在校大學生,並向他們尋求幫助。

由於大學以自主學習為主,學習時間相對自由,大學生對中小學的考試科目又是瞭若指掌,幫助中小學生提高學習成績並考取相應大學,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況且做家教往往是工作環境較好、能得到家長和學生的充分尊重和禮遇,又可以進行社會實踐、賺到收入貼補生活,於是市場經濟的供求規律在家庭教育活動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現,有一定需求者又有大量提供者的大學生家教市場如火如荼、轟轟烈烈自發開展起來。

以吉林省長春市為例,目前的大學生家教市場狀況如下:

作為長春市最著名的兩所高校,東北師範大學和吉林大學的校園內到處張貼著尋找家教的廣告,最為需求的專業是英語、數學等。這些廣告有極少一部分是學生家長到高校來張貼,絕大多數是由一些大學生家教資訊採集員所發佈。這些大學生家教資訊採集員大多數是在校大學生,也有一部分是高校後勤服務人員(如門衛、電話卡銷售員等),還有極少數是社會閒散人員。決定資訊價格的因素是家教收入及離大學生所在校址距離等。雖然大學生家教的收入高低不等,但市場公認的價格是高中每小時20-30元(為高三學生輔導收費相對較高)、初中每小時15元、小學每小時10元。其中不同層次、不同院校不同系別的大學生收費標準也不盡一致。如研究生和本科生、師範院校大學生同農業院校大學生、英語、數學專業與物理、化學專業的家教,索要的家教報酬是不同的,前者明顯高於後者。有一些特殊情況,如陪讀,對大學生學識、能力和時間支出要求較高,家教報酬也相對較高。當假期來臨的時候,更是有很多大學生在東北師範大學校園附近擺起攤位、拉起條幅,收集家教資訊;一部分資訊留做己用,一部分資訊用於有償轉讓。雖然他們往往打著“師大家教”名號,而且對人行道的交通起到了一定的妨礙作用,但他們的這種行為從未受到學校和社會其他管理部門(如街道管理者、交通警察等)的任何干預。

其他高校校園內張貼家教需求資訊較少,想要從事家教活動的大學生大多要走出校園,通過其他方式獲得家教資訊及家教工作。有的到市中心或居民區手舉“家教”字樣的牌子自我宣傳,有的到網站上發佈求職家教資訊,有的購買大學生家教資訊採集員手中的家教資訊,有的尋求仲介公司的幫助。在長春,有很多仲介公司開展家教介紹這項業務,有的是專營這項業務。但筆者通過對吉林省工商局、長春市工商局及長春市教育局做電話採訪,瞭解到開辦大學生家教仲介公司需由勞動部門審批其職業介紹許可權,再由工商部門進行備案,教育部門沒有任何參與。據長春市工商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在2005年以前,長春市工商局沒有審批、備案過一所大學生家教仲介機構;而吉林省工商局所審批、備案的大學生家教仲介機構數量極其有限,而且批准成立這樣的公司手續非常繁瑣,很難拿到批文。因此,市面上能見到的百家左右大學生家教仲介機構,真正通過相關部門審批、合理合法的可謂鳳毛麟角。此外,據筆者所掌握的情況來看,長春市大學生家教仲介結構普遍具有以下幾個特點:

1.機構所在地較為偏僻,多懸掛“家教仲介”、“家教介紹”等字樣,很少具有公司、企業名稱,但又都聲稱通過相關部門審批;

2.宣傳手段以在大學內散發傳單為主,也有通過報紙發佈廣告資訊的,但僅僅是在很小的廣告格內標注“家教”字樣及電話號碼;

3.免費為尋找大學生家教的學生及家長服務,收取大學生家教一定的資訊費用,價格比大學生家教資訊採集員要價稍高,切相對穩定;

4.普遍存在雇傭大學生收集家教資訊,低買高賣的現象;

5.具有一定的信譽。

三、大學生家教的功能和作用

一般認為,“家教”是指家庭中的禮法或父母對子女的教育。如《老殘遊記續集》第二回:“宋次安還是我鄉榜同年呢!怎麼沒家教到這步田地!”(辭海,1994)亦即“家庭教育”的簡稱,是指在家庭內由父母或其他年長者對新生一代和其他家庭成員所進行的有目的、有意識的教育(柳海民,2000)。我們這裏所說的大學生家教,是指利用課餘時間為社會其他學習者有償提供教育服務的在校大學生;而大學生找尋家教職位、以不同的形式和手段進行家教的過程,我們則稱之為大學生家教活動。

大學生家教活動,既是對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家庭教育體系的有益補充,也是大學生服務社會、瞭解社會、增強社會適應性、獲取一定受益的有效手段,是大學生進行社會兼職的重要形式。學者楊啟亮(2003)認為,大學生家教活動是一個教學論邊緣的實際問題。一方面,它作為教學的事實是坦率的,是與學校教學內容一致的或同質化拓展的教學活動;另一方面,它又是一個教育學學科邊界之外的問題,找不到明確的責任學科,是一個被教育學的學科邊界拒絕研究的、處在教學論邊緣的實際問題,幾乎完全寬鬆地沒有干預地“繁榮”起來(楊啟亮,2004)

大學生家教自從產生的那一天起,就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也有著其特殊的功能和作用。功能是事物的“應然”,即應該起到的作用;作用是事物的“實然”,即實際產生的效果。這二者相互聯繫,密不可分。

大學生家教最基本的功能是為基礎教育服務,切實提高受教育者的教育水準尤其是學習成績,這也是大學生家教產生的直接動因。大學生做家教最獨特的優勢就是他們瞭解中小學生的學習狀態,能夠體諒他們學習中的困惑和迷茫,找到問題所在並對症下藥。所以只要大學生家教有真才實學,他們就能夠得到學生和家長的歡迎和盛情款待。

走出校園,步入社會,家教工作使大學生更好地瞭解了社會,也更好地融入了社會。因此,大學生家教活動還具有加快大學生社會化進程的功能。張志剛(2001)認為,長期以來,在 “高等學校應以理論教學為主,實踐教學為輔,理論教學體現了學術性,實踐教學是理論教學的一個環節,一個補充” 等思想觀念的指導下,高校各專業,普遍存在著重理論、輕實踐,重知識、輕能力,重課堂、輕課外的傾向。家教工作作為難得的社會實踐機會,不僅讓大學生提前體驗到了求職謀業的困難和艱辛,也讓他們提高了社會交往能力,有利於他們畢業後更從容更自信地步入新的工作崗位。

滿足大學生身心健康發展需要,是大學生家教活動的重要作用。在家教過程中,大學生依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工作崗位和一定的收入。雖然這些收入與高昂的學費和校園學習、生活的龐大開支比起來是杯水車薪,但畢竟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其家庭和現實生活中的經濟壓力;而且很多大學生通過家教工作第一次品嘗到了獨立和 “斷奶” 的感受。絕大部分大學生都已經是成年人,他們要求思想獨立、行動獨立,有不受束縛、自力更生的渴望,做家教賺報酬使他們找到了自信,在一定程度上敲碎了他們經濟上做社會的、家庭的 “寄生蟲” 的悲哀,這有利於他們身心的健康發展。

與此同時,中國教育資源匱乏且分佈極度不均。即使在教育資源相對充足、教學水準相對較高的城鎮,也存在著重點中小學與普通中小學、一類高中與二三類高中等同類不同質的現象,大學生家教因其教學效果突出、時間方便中小學生學習,不影響正常學校學習活動為主,收費又比較低廉,因此成為中國城鎮中小學生家庭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為平衡教育資源也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家教市場的繁榮和活躍,從實踐上證明了大學生作為掌握一定知識和能力、相對(中小學生)成熟的學習個體,已經可以成為可以開發和利用的作為教育者的教育資源,可以彌補教育資源的薄弱環節,為社會主義教育事業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在談大學生家教的時候,其實不自覺地已經將城鎮教育和農村教育割裂開來。中國獨特的城鄉二元體制,使教育資源分配失衡嚴重。雖然對於社會生活實踐的學習而言,農村是所好大學,但事實上,農村沒有大學,沒有大學生,也沒有大學生家教。相對教育資源匱乏、學習條件較差的農村基礎教育,也迫切需要更多的不畏艱辛、勇於奉獻的大學生。有條件的大學,已經組織學生利用寒暑假等時間,開展支教、幫教等活動。這不僅可以方便快捷地更新農村貧困落後地區的教育理念,也可以切實地提高其教育水準。讓大學生走出校門,來到最困苦最艱難的貧困地區進行生活體驗和教育工作,用實際行動去努力縮小教育的 “貧富差距”,將是大學生家教活動的昇華。

當大學生走出象牙塔,像其他社會工作人員一樣開始謀職求利的時候,爭論不可避免地產生了。畢竟大學生擁有使用大量優質教育資源的條件,在有限而又寶貴的大學學習時間內,不去充分利用國家和家庭所提供的這些教育資源,是不是不務正業,造成巨大的浪費,又會不會影響學業?做家教所賺得的報酬,是否值得去耗費大量的大學時光?雖然人們的擔心是不無必要的,但大學生參與一定社會活動是必須的而且是有益的。西北工業大學把組織學生為下崗職工子女進行義務家教,作為探索德育的新路,並稱之為 “陽光工程”,不僅培養了大學生的社會責任感,也切實為社會提供了優質的服務。該校志願申請參加義務家教的大學生共2000多名,使700多名下崗職工子女得到了幫助。參加義務家教的學生業務學習更加刻苦,成績普遍提高;更注重思想品德修養,社會責任感、進取心和團結互助精神明顯增強。其中95%的學生先後獲得優秀學生、優秀學生幹部、優秀團員、傑出青年志願者等榮譽稱號。“陽光工程” 的實施有力地推動了大學生自我教育活動和社會實踐活動的開展,對探索新時期德育工作的有效途徑和方法有很大的啟示(楊尚勤等,2001)。

不難看出,大學生抽出一定時間參與家教這樣的社會活動,不僅不會影響學習,而且十分有利於大學生各個方面的發展。值得注意的是,大學生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貧困群體,要靠助學貸款和勤工助學等手段完成學業,參與家教活動,其實也是一項 “陽光” 活動,是解決經濟困難、充實和提高自己的重要手段。

 

四、大學生家教活動存在的問題

大學生家教市場是在市場經濟規律的作用下自發產生的,由於沒有相關部門的管理和約束,更沒有明確的法律和規範加以規避和指導,目前在大學生家教活動中也存在許多問題。

首先是資質與性質問題。大學生畢竟還是學生,除了師範院校一些學生取得了教師資格證書,大部分大學生家教並沒有合法的執教資質。對中小學生的課外輔導,如果與全國範圍的中小學生“減負”問題相衝突,那麼大學生家教活動就是違規教學了。不僅如此,大學生通過家教活動所獲得的收入,應如何定性,是否應該納稅、應如何納稅,也缺乏相應的規章制度和管理辦法。

其次是安全問題,包括大學生家教的人身安全和得到勞動報酬的保障。由於家教市場不十分正規,雖然有許多家教公司,但大多數都是沒有營業執照、沒有經營許可的 “皮包公司”,其合法性和可信度都無法得到保障。大學生家教的物件沒有嚴格的身份審查,多次出現了女大學生被騙甚至被強姦的事件,他們的人身安全無法得到充分的保證(秦千嬌,2000)。與此同時,由於大學生家教與學生及家長往往都只是口頭協議,是否能夠按時足額收到勞動報酬,也是不確定的。如果大學生家教無法拿到辛勤的勞動所得,也沒有相關部門可以投訴和協商解決,往往只能忍氣吞聲、自認倒楣而毫無辦法。

家教資訊的獲得也是問題。大學生的主要精力當然是用於自己的學業,如何經濟有效地獲得家教資訊?他們的兩難選擇是,要麼舉牌站馬路,極度浪費時間和經歷卻可以省卻購買家教資訊的費用,而且可以更好地瞭解將去工作的家庭及學生的詳細資訊;要麼花費近一周的生活費,去購買那些不知底細無法確定是否有效的家教資訊。雖然現在也出現了大學生家教聯盟網(http://www.edujj.com/)、大學生家教網(http://www.jiajiao.org/campus/)這樣的組織,大學生家教貌似告別了單打獨鬥、小打小鬧的局面,但事實上,這樣的組織是否真的是學生自發行動起來的真正屬於自己、全心全意為大學生服務的還是僅僅是市面上形形色色家教公司的另一種表現形式還不得而知。

相對學生家長而言,由於對大學生家教無法全面掌握和瞭解,對其學識水準和教授技能的好壞只能靠試講或是一段時間的考察才能得知,有的等發現不適合子女的學習的時候,已經是浪費了寶貴的時間也花費了一定的物質和精力。所以很多家長要麼托熟人幫介紹,要麼自己跑到高校(師範院校居多)物色合適的大學生家教。

最後是高等學校對大學生家教的態度問題。大學生家教活動有其市場並一直在並非順利的環境中進行著,作為大學生學習、生活直接的領導者和責任者――高校,或者說高校的學生工作主管部門,卻一直沒用發揮其應有的作用。他們在這一過程中秉承的是既不反對也無支持的態度,事實上卻是給大學生家教的工作帶來了不利的影響。謹以大部分高等學校對本科、專科學生實施的住宿管理制度為例,過去不允許校外租房甚至嚴格的查寢制度,雖然有著為學生安全負責的良好願望,但在一定程度上也給大學生家教工作帶來了許多困難和不便。

 

五、大學生家教資源開發和利用的策略

大學生作為全國統一高等入學考試的勝利者,其大學生身份本身就是出色應對高考的最好證明。換句話說,既然他們能夠通過高考,成為大學生,他們就已經具備了講解如何通過高考的能力;而事實也已經證明,他們的這種能力,已經為社會所廣泛認可、並且成為用金錢購買的重要資源。不僅如此,大學生還掌握另一項重要資源——其所在大學名頭這一無形資產。大學生在進行家教活動的過程中,多以自己所在學校的名頭來宣傳自己並抬高身價,在不知不覺中,大學的名稱和影響力,也已經成為大學生進行家教活動所最為廣泛應用的資源之一。

教育經濟學家認為,教育成本,即培養每名學生所支付的全部費用,由教育直接成本和教育間接成本兩部分組成(靳希斌,2001)。大學生參加課外兼職活動,雖然無法降低受教育的直接成本,卻可以有效減少間接成本,從而降低教育成本。

眾所周知,人才服務,同人才培養、科學研究一樣,都是現代大學的主要職能(吳志功等,2004)。高校的學生管理部門應該充分認識到家教市場存在的現實和必要,認真組織專家和學者,深入研究大學生家教的產生和發展,科學合理地確定其學術上和實踐上的地位,切實為高校人才服務、並協助高校人才為社會服務。這樣不僅會方便大學生的勤工助學,也將滿足中小學生家長對大學生家教的需求。具體說來,高校學生管理部門可以通過下述幾種方式,實現大學生家教資源的合理開發和充分利用。

一方面,科學合理地界定大學生家教活動的地位,為合格的大學生頒發家教上崗證並加強管理,讓大學生在家教過程中 “持證上崗”,形成特有的品牌優勢,切實有效地維護大學生家教及其雇傭者的權益。

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大學生社團,建立大學生家教服務中心。大學生社團是由部分同學在共同的興趣、愛好基礎上自發組織起來的,學生進行自我教育的校園業餘團體。作為一種特殊的社會團體,社團為大學生適應校園生活社會化、豐富化的趨勢,提供了多層次、多方面的需要。作為一種獨特的教育方法,學生社團活動在學生成長、成才的過程中具有不可忽視的地位(朱軍等,2003)。

中國大學生社團一般都是由高校學生管理部門直接領導或間接指導的,他們在活動目標上能夠保持正確的思想和政治方向,在活動內容和方法上科學、有效,也容易得到大學生的信任和接受。長期以來,中國大學生社團的工作多是免費、義務為學校和社會服務的,這當然培養了他們熱愛社會、服務社會的高尚情操,提高了他們工作實踐的能力,但卻忽視了大學生自身的經濟無法獨立、生活相對困苦的現實。家教活動可以帶來一定的受益,不僅可以切實有效地緩解大學生的經濟壓力,也可以成為大學各社團的重要經濟來源,方便其順利開展各項活動。

此外,還可以充分利用社會資源,在高校相關部門的監督和指導下將大學生家教服務社會化。

1999年以後中國實行的高校後勤社會化改革,是高等學校引用社會力量參與學校建設和學生服務的成功嘗試。各高校後勤公司的建立,證明將高校部分服務體系進行社會化是可能的,也是大勢所趨。社會上一些大學生家教服務部門已經成功運行了許多年,也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現在很多中小學的家長學校辦得好,使家長明確了教育目的,掌握了一定的科學教育方法。而大學作為文化、教育資源豐富的高等學府,為中小學家長和社會服務的實踐還有待增多。

當然,大學生家教只是社會兼職的一種有效形式,高校管理部門應該在認識到其存在和發展重要性的同時,時刻不忘大學生應以學校學習和科學研究為主業,並努力開展好其他的勤工助學工作,在為經濟困難學生排憂解難的同時,也為他們提供廣闊的社會活動機會和空間,使他們的身心更加健康、快速的發展,更好地融入到社會生活中。

《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等教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高等學校根據自身條件,自主開展科學研究,技術開發和社會服務”;五十六條規定,“高等學校應當對學生的社會服務和勤工助學活動給予鼓勵和支持,並進行引導和管理”。大學生家教作為教育資源,作為大學生勤工助學和為社會服務的重要手段,已經成為中國市場經濟中一塊美味可口的“大蛋糕”。如何將這塊“蛋糕”做大做強,讓學生、學校和社會都從中獲益,是高校義不容辭的責任。畢竟,如果高校(尤其是師範院校)成立了大學生家教管理組織,因其掌握教育規律、掌握大學生學習、生活的特點及成才規律,具有較強的社會責任感、具有科學管理能力等社會其他部門和組織所無法具備的優勢條件(楊正清,2000),大學生家教必將成為中國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和家庭教育體系中一道獨特而又亮麗的風景線。

 

 

 


 

注釋:

辭海(1994.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靳希斌(2001),教育經濟學,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

柳海民(2000.教育原理.長春: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

秦千嬌(2000.色狼以請“家教”為名多次強姦女大學生.公安月刊,(11),頁50

吳志功,梁家峰(2004.一流大學應有一流的學生管理工作.北京教育(高教版),11),頁15

楊啟亮(2003).“家教”一個教學論邊緣的實際問題. 教育理論與實踐,3,42-46

楊啟亮(2004). 論“家教”改造的必要性及其選擇策略——關於實踐中的“家教”問題的再討論. 當代教育科學,(21),頁8-11

楊尚勤、李曉婉、陳安成、喬輝(2001.實施“陽光工程”探索德育新路. 西北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3),頁66

楊正清(2000). 師範大學生家教現象淺析及管理初探. 淮南師專學報,1,68

張志剛(2001.深化大學生社會活動實踐的思考.福建教育學院學報,(1),頁4

中國教育報(2002).126

中國青年報(2005).717

朱軍,謝芳(2003.學生社團活動是大學生成才的重要途徑.西安航空技術高等專科學校學報,12,61


 

作者簡介

趙大偉,東北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育經濟與管理專業2004級碩士研究生,通信地址:130024 東北師範大學 教育科學學院 2004級碩士研究生。

 

Author’s Details:

 

Zhao Da Wei, post-graduate student, Institute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 Northeast Normal University, Changchun, China. Postcode: 130024.

E-mail: mdav@163.com